新华文库>社科文史库>史学名著

热销商品

  • 指定的栏目还没内容!

第五章 心事

呼啸生涯-尧门春秋-心事

文章来源:新睿文学 作者:原野旷石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4日 点击数: 字号:

第五章 心事

大爷把二爹叫到跟前说:“龙宇啊,前些天,托媒给你寻亲,媒人过来说了女方的情况,是余岗余姓六支余家的长女,说是聪明伶俐,很有见识,长相很富态,是个大家闺秀,但就是没有上过学堂,我看那,只要人家女方愿意,就去相一下。”二爹应声说“全凭大爹安排”。大爹说:“这次可不要急,多交往交往,看准了合适再娶,前面的婚姻是大爹和大妈的错,大包大榄给你操持,轮了害了你,你说都民国了,民情都开化了,大爹怎么就还是不开窍,不让男女见面,就听媒婆的,真的后悔死了”。

  说起二爹,别看外表憨厚,但在大屋里除了大爷,他的威严别人不可撼动,他要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的。认族规、讲家法,不乱分寸,这是在大爷的威严下成长的。

  大爷肯说出这样的话只有对老二才说,因为老二是依来顺受的胚子,加之大奶奶更是喜欢老二的孝顺,经常替老二说话。

  大奶奶也是出身名门,大名叫朱小女,在黄水冲上游的朱湾,是朱弯村大姓,营盘相当于尧营,朱弯老辈孝男和尧营第十代尧营嫡女结为男女亲家。

  尧营和朱弯相矩很近,也就八里路长,中间经过柴岗村寨就到了朱弯,三个时辰的路,轻松就到了,但从柴岗到朱弯却要翻山或蹚河,翻山要一里路,蹚河也要一里路,这里山峰险要,河水咆哮,是兵家必争之地,先人们都觉得大自然很怪异,朱弯往上几乎一马平川有20多里才到土地岭的大山深处,从柴岗往下经尧营20多里到丹淅江也是一马平川,而在柴岗中间横竖一座大山,拦腰截断去路,是大自然鬼斧神工赋予先人们抵抗外侮的天然屏障。还是人类智慧利用大自然而总结的生存经验。始祖姚武林为了感慨这大自然的奇妙,就在山前距朱弯交界栽了一颗柏树,为的是人们走累了或蹚河有个树荫的地方坐下,柏树久而久之成了参天大树,柏树果实随之风的传播使整座山全都长满柏树,但人们还是把这个地方叫做独柏树。

  大奶奶和大爷的婚事,可比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当年在迎娶大奶奶时,整个黄水冲都沿冲村寨沿街观看,小孩和年轻人不由自主跟着接亲队伍徒步相随不肯住步。特别是经过柴观,寺庙的主持带领众僧,出门相迎设立道场给新人祈福。

  柴观是始祖出钱资助建立的道观,是当年始祖在外出的路上染病,被一柴姓僧人施救。后来始祖基业有成就到处访问柴姓僧人,找到后要为他建立道观,教化民生。柴观从此香火不断,而柴观的主要经费来源还是尧营资助,终年不断。

  柴观距离尧营二里路,依山而建,坐北向南,祠堂依山而盖,高耸的台阶拾阶而上。大门两侧雕花石鼓配石狮子,观门外墙两侧围墙,长约两丈青砖雕就匾屏,上联书:“柴观非柴观”,下联上书“圣人非圣人”。观四周房屋围建,古树参天,观屋墙体齐腰青砖,阴阳青瓦盖顶,小碗大的狮子钉订满高大的两扇大门开处,石条和青砖铺路正对主殿,正面是长10丈宽1丈高出地坪半丈的石条基础走廊,二层木板铺就的挑檐楼阁,中间斗大雕刻‘柴观’二字牌匾高挂。观堂中部是圆形拱门,条石铺就台阶已磨的光滑闪亮,进到走廊,走廊中部是通往二楼宽约丈余的木质楼梯,两厢四门分别进入厢堂。穿过正堂是一后大门,拾阶而上两厢宽大亭子坐落,仰步陡立台阶扶栏向上,不知有多少台阶,只见人已不得不扶着石栏喘气稍息,到得山顶,又一座挑檐楼阁正中坐落,两厢挑檐木柱走廊,两边木凳与柱相连通往东西耳房,耳房前有接廊前厅,中央池中莲花竞开,池边绿树成荫,刚听蝉鸣叫,又听颂禅声。真如人间仙境。

  因为道观香火兴旺,造就人们就地营住形成柴岗营落形成。,柴观激励人们向善积德,布施大众。也是始祖姚武林的德兴文治激励着后代。

  大奶奶和大爷的联姻一生恩爱,成就大屋繁荣,三屋中,大屋人丁诸事相比兴旺。

  第二天,大奶奶给二爹说:“宇龙啊,我从余岗的亲戚打听到,那个闺女可中,人很聪明,又啥活都能干,而且很有主见,听说在余岗是很有名的好姑娘。大妈会尽快让你们见面,大妈听说后,我也想见见了”。二爹在大奶奶面前不敢冒失,只有跟大妈说“全凭大妈做主,我去干活了”说着心里喜滋滋的跑了。

  二爹躺着床上,想着大妈讲的那姑娘,心里不由得的高兴,急着想见见这位小姐。几天来老是不由自主的兴奋,脑子里描绘着余家小姐的模样,心里扑通扑通的跳。听说没有上过学,是他老子不上让女孩上学,这真是好啊,如果有文化嫁过来不是高我一头吗?。

  说实话,自己也只上过私塾2年,因为实在学不下去,拿着书本就头疼,上学就想逃学,气的大爷经常拿板子打自己,但就是挨打也比坐在那里头痛强啊。是大爷看着自己真的不是学习的料,就让自己学农活,操持家务,实际就是半吊子,泥腿子,自己很清楚。

  自从不上学后,天天跟着大爷上地里的跑,后山的红薯长得如何,前坡的谷子地里稻草人管不管用,前山那边包谷是不是被獾子啃了,侯家岭的芝麻要结硕了没有,大槐树的秧田里稻谷缺水没有,还有三屋共有的油房、磨坊、豆腐坊都要管等等,等等,没有完了的事情。谁让咱不爱学习呢,像几个弟弟都是有文化的,就自己….哎,算了吧,自己选的路自己老实的走下去吧。要是能把这个能干的媳妇娶来,给我当当家,我就享福了,想着想着睡着了。

  自从媒人说的那话,自己不由得受不住那媒婆说的看似好话,实际在日掘人,没有文化怎么了,我哪点比文化人差了,文化人还找我拿主意呢,,菊儿越想越不甘,不由的拿着毛弹使劲的抽被子,把被子当着那媒婆。抽了几下感觉出气了一些,坐下来想着妈妈说的那相公模样,老实憨厚,大孝子。这些都是菊儿喜欢的,但是二婚自己嫁了就是人们说的填房,虽然说那男人就没有过过夫妻生活,但也是二婚啊,名义也是填房啊。才不干哩,多丢人啊。

  一向要强的菊儿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想到这里有又气又恼。不去想这烦人的事。

  睡觉吧,这时,妹妹月红过来说:“姐姐,听说你那相公家里可阔气了,你那相公人又厚道,还是大孝子,还是管家呢,”,妹妹颠三倒四说的话把菊儿给气笑了,张嘴说:“你的相公,你喜欢你嫁过去”,妹妹月红从小就是个嘴官儿,说话来的快,嘴上不饶人,是个热性子人,妹妹说:“我哪有那福气啊,尧营四大门谁不知是大家族啊,人们都赞尧营,‘四季花盛开,四季花香四门来’,谁家女孩不向往嫁到尧营啊”。菊儿随口说:“我给妈妈说让你嫁过去”,说着就拿着鸡毛掸子打妹妹月红,月红假笑这喊“妈妈姐姐打人了”,一边跑回自己的房里了。

  妹妹走后,菊儿倒头就睡,不想想这烦心事,可是不知怎么回事,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越不想,她就越是那个事儿就在脑子里闹腾,驱赶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