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文库>社科文史库>史学名著

热销商品

  • 指定的栏目还没内容!

第六章 蓝梅

呼啸生涯-尧门春秋-蓝梅

文章来源:新睿文学 作者:原野旷石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7日 点击数: 字号:

第六章 蓝梅

英子的婚事定在十月初十,临近还有二个月,三爷没有经验,一切是三奶奶在操持,大爷和大奶奶经常过来帮忙,要说帮忙还是二奶奶对英子格外照顾,深得英子喜欢,因为二奶奶是南阳大户人家,见过大世面,文化也高,安排事情处处到位。

  二奶奶名字曲兰梅,是南阳大户曲凤楼家二小姐,家父是南阳公署副专员秘书,家有百亩良田,高宅深院,琉璃瓦屋,仅家佣乡丁就有百多名,小姐出门都是前呼后拥。

是年,二爷在南阳学医,也是学校里的白马王子,在一次学生集会中两人认识,两人一见钟情,从那以后,两人不断的幽会,等到兰梅的父亲曲凤楼知道后,两人已经到了私定终身,不离不弃的程度。

刚认识蓝梅不久,二爷就对兰梅讲自己家门前恰好有好大一片梅林,腊月的梅花竞相斗艳,特别是当漫天白雪皑皑时,雪白的大地衬托雪白的民宅,雪白的梅树枝干支撑着错落有致的束束渐变火红的梅花,真是神仙来临也要醉的梅花雪景,到了春暖花开,桃花怒放,春意盎然,告诉着人们,春天来了!。

二爷继续在说的时候,兰梅心儿都飞了,巴不得马上就到哪二爷描述的仙境般的尧营亲临其景,拥抱那梅海,融入梅海。

盼望的假期来临,兰梅不顾父亲的多方拦阻。决意跟二爷来到尧营。

离开喧哗闹市的南阳城,穿过风景秀丽的山区,第二日就来到宽阔的丹淅河岸边,等候了不一会,宽大木舟的艄公就招呼二爷和兰梅上船,船上人都投来这两位佳人羡慕目光,看的兰梅藏到二爷的怀里,不敢抬头。

这条河面足有有五里路宽,兰梅没有坐过木船,也没有在这么宽的河面行那么久,船的颠簸使兰梅一阵阵呕吐,不由得羞涩的不好意思。二爷一边拍着心爱的人儿,一边说“马上就到岸了,快了、快了。”

河面上,行船如梭,渔家船上,船家熟练的张网捕鱼,乐呵的唱着渔歌,收获着网中的猎物。也有渔人撑着叶舟,渔人肩膀上,舟上站满了待命的鸬鹚,得到命令的鸬鹚腾空飞起,高高的空中,瞄准水中的猎物,飞快的一头扎进水里,在急速的腾空噙着猎物飞回叶舟,递交给主人领赏,渔人喜呵呵的接着胜利归来的爱鹰,一边从鸬鹚嘴里取出捕获的大鱼,又从鱼篓里拿出小鱼赏给鸬鹚。

艄公们一会互相给碰面的时候打着乐呵寒暄,一会自唱自伴的哼着人们都能够哼几句的豫西曲剧,带有便利化顺口‘里格楞’。

别看他们嘻嘻哈哈,乐此不惫,可看着他们又不停的打断自己的歌曲,警觉提醒乘客这个了,那个了,接着还能续着前面打断的曲儿,又哼将起来。

到了河心,水流喘急,看到船尾多了一位艄公,两个艄公机智而熟练的用撑杆左右摆渡着船只,冲过急流后,船只又随着艄公们喜悦和休闲心情在海面上荡漾着。

拉纤的船只顺着河流方向逆流而上,船号子铿锵里带着委婉,叙述着他们生活的喜怒哀乐。

乘客们被渲染,被体验,一会喜悦,一会感叹,一会极具心跳,一会极度舒畅。

急流过后,站在甲板,望着宽阔河面,鳞波被太阳映射闪闪发光,使游客心旷神怡,思索万千。

两个时辰就到了尧营,到尧营前,二爷就下了轿子,让轿子空着,自己走在兰梅的轿子前边。

  尧营是个有功名的营寨,营寨两头都有牌坊,听说乾隆爷南下时,来过此地,为嘉奖文风盛行的尧门而提笔授奖。

域内官员路过都要骑马的下马,坐轿的下轿。从村头到二爷家,一路上,兰梅揭开轿子的窗帘,看着路两旁的大人们互相打招呼,小孩们跟着轿子撵着看稀奇。

在从来没有到过广袤的田野和炊烟淼淼、潺潺河流的自然人居地方,使兰梅喜不自胜。

特别是这个家族,今天大屋请,明天二屋请,人情、地情、都欢迎这个城里的姑娘。

兰梅心里已经融入到这个家族了。

随后,他们毕业不久,就在南阳办了婚礼,兰梅父亲拗不过这个掌上明珠,只有依着她,最大排场的给他们办了中式婚礼,又去西式的教堂举行了婚礼。回到尧营又大办宴席,结为连蒂。

久在南阳城里的兰梅,恩爱表达和生活方式和这里有着乡土传承的习俗截然不同,也许是西方文化传播缘故,在这远近闻名的尧氏四大门完全是承袭先祖的传承的规矩产生冲撞。   

两人结婚同床是天经地义,然而第二天早上必须要把枕头分开,床头放一个,床尾放一个,给人表明的是,两人并不在一头睡觉。

女人的内衣内裤不许放在院子里晾晒,女人衣服不许放在男人的衣服上面,等等,对二奶奶讲就是对妇女的鄙视和文化的腐朽。

当上二奶奶的蓝梅就不管那一套,从而乱了规矩,因为没有分家,祖祖整天气的直跺脚,满院子里发火,祖祖害怕的是,这个姑奶奶从此坏了尧门的门风。

二奶奶她对妯娌们讲:“明明睡在一起,非要把枕头放两边,这是虚伪,假正经嘛”“女人东西更要在太阳低下晒啊,紫外线杀毒啊,在阴地凉干容易生长霉菌,能穿吗?女人得病妇女病,就是这样害的!”

二爷是学医的,当然坚决支持二奶奶的做法。

特别是让祖祖不能接受的是,只要二爷在家,半夜里二奶奶就只身到柴房给二爷做荷包蛋吃,说是给她相公补身子的。

天哪,这对祖祖的道德观是公然的挑衅,这还了得啊,如果妯娌们都照样学样,那是啥光景啊,气的祖祖把二爷二奶奶赶到新宅住,别坏了尧家的门风!”。

妯娌们看到的这些,心里产生共鸣,每天能在一起的第一话题,也能大胆的叽叽咕咕议论着男女床上的事。对过去的东家长西家短的无聊话题,显然添加了生活乐趣和佐料。

在二奶奶的影响下,他们大胆起来,在祖祖看不见的地方,把女人内衣内裤,找个能够见日头的仡佬里,明目仗胆的晾晒了出来。她们在逐步向封建的不近情意的规矩做着抵抗,也意味着向愚昧意识和祖祖的观念进行渐进的冲刺。

英子是新文化的支持者,对二奶奶的直率和勇气,佩服的五体投地,简直就是偶像。

因此二奶奶成为知己,两人往日也经常来往,英子经常去找二奶奶听取城里人的生活,工作、人情世故的故事。

往日的郁闷被驱走了,终于有了愉快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