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文库>社科文史库>史学名著

热销商品

  • 指定的栏目还没内容!

第十二章 闺 蜜

原野旷石著【呼啸生涯】-尧门春秋-闺蜜

文章来源:新睿文学 作者:原野旷石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9日 点击数: 字号:

 第十二章 闺蜜   

见过未来的相公海光之后,菊儿往日的抵触情绪不知不觉的消失了,这个男人,别看老实八交似乎不是很笨的那种,几个时辰的见面心底里好像有说不出的的欲动

心情愉快的菊儿,由不得自己的就嘴里哼着豫剧《花木兰》的“谁说女子不如男”的散板曲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自己不说话到给淑琴妹妹冷落的一路无语几乎是不欢而散。

想起来,还要感谢自己的闺蜜,这个小妮子,平常里没有主见,但这事咋就那么有心计,一切都在她的安排之中,好像铁定被她算计了一样。

这几天没有见过这个闺蜜了,她在做什么呢?

淑琴在自己的书房里,手里拿着那些自己最头痛的书,心不在焉的乱翻。

这是自己的闺房,全木制的阁楼,简单花卉窗格,壁格镶嵌在木柱间并用栗红漆饰,显得优雅而简约,这种风格彰显了书香门第的标志,爹爹派人送的花卉盆景与阁楼风格相互辉映倒很中意淑琴喜欢。

玻璃纸投进阳光,打开了淑琴的遐思。

自从庙会撺和闺蜜姐姐见面,一直沉浸在雁阁楼哪尧相公和菊儿姐相会的一幕一幕,不知怎么好像自己也在甜蜜中

一种昂奋一直在心头跟小兔子一样冲撞,自己成功的安排了菊儿姐和那尧相公的雁阁相会,亲自导演,成功演绎了现实版的《西厢记》,不知自己哪儿来的智慧,连自己都怀疑自己的能力。

怪不得我是出了名的‘鬼灵精怪’,这绰号就是闺蜜菊儿给起的。

看看菊儿姐怎么谢我!,真是奇怪,安排了别人的好事自己怎么会兴奋呢?这莫名奇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该不是我有想?不由得脸羞红起来..

这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见菊儿姐揭开门帘进来了。

两人一见面都不约而同的叫着对方“妹妹!”“菊儿姐!”就张开双臂黏在一起,不说话,越抱越紧。

她们两人像偷吃禁果般的喜悦‘嘻嘻’,‘唧唧’相互揶揄着对方,更甚者趁闺蜜不防守时,去探索对方的敏感部位,偷袭对方

两人从地面到滚到床上,淑琴嘴里说着偷听来的男人和女人的话“你吃波尔”菊儿似乎没有听清,随口说“啥?”,淑琴大声说“你吃波尔!”,说完做了鬼脸,手捂着嘴唇,偷笑。菊儿这才听清,举起双手狠狠打着淑琴圆圆的屁股,嘴里骂道小蹄子,真不害臊,女儿家,还要不要脸了

嘴里骂着闺蜜忍不住好奇心,忍不住已经一十八岁成熟女的异性渴望,忍住心儿跳,脸儿红,好奇的悄悄说“你吃过吗?,‘波尔’是啥样子?啥味道?,”淑琴故意吊菊儿姐姐的胃口“吃过啊,那玩意可好吃了,很美味的”,菊儿“当真?”反映机敏的淑琴不等话儿落地就接起来说:“姐姐也想?诡秘的眼神充满着戏弄。

菊儿这才反应出来,淑琴是在戏弄自己,报复性的把手伸进淑琴的上衣,穿过‘绣花兜兜’淑琴紧忙双手紧护着花蕾样的胸儿。

闺蜜嬉闹,不胜兴致,开心放肆一展女儿情怀。什么矜持,妇道,一扫而光。

嬉闹过后,菊儿对淑琴说“妹妹,在学堂有男人追你吗?”。

淑琴见菊儿姐没有戏弄的意思,就悄悄的回答“有几个男生都在献殷勤”,菊儿又问“有你喜欢的吗?”,淑琴不假思索的说“没有,一个都没有”。

菊儿说“为什么?”,淑琴说“我不喜欢那‘青瓜蛋子’”。

这句话引起菊儿警觉,故意听的明白装糊涂,什么是‘青瓜蛋子’啊,”

淑琴诡秘的看着菊儿姐姐装着很老道的那种“就是没有长熟,又青又涩的那种”,菊儿的引诱达到目的,鱼儿上钩了,“那你是喜欢成熟的男人了?就像尧相公那样?

淑琴是多聪明的人,警觉到菊儿姐姐的“险恶用心”立马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姐姐咋是这样,我那么费力让你和尧相公私会,姐姐不但不感谢妹妹,还使抢夹棒的甩使我,够闺蜜吗?,说实话你哪尧相公根本不是我的‘菜’”。说完撅着嘴,扭身不理菊儿。

菊儿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但也知道妹妹的心思故意不捅破,对着淑琴的耳朵小声小声的说:“姐要嫁过去后,把你也嫁过去,我们一辈子在一起”淑琴听说后,佯装着不高兴“谁和你嫁过去啊”,心里却甜滋滋的

说是生气,自然是假装的,淑琴一边抚摸着成熟女性身体的闺蜜,异样的感觉在心里痒痒的,忍不住问闺蜜“姐姐,你这么鼓的身子,正如书中说的含苞待放,没有男人采摘,你受的了吗?”说着,用温柔的手去抚摸姐姐的那鼓的要挣破衣物的敏感物件”,

菊儿听的心里受用,被抚摸更加受用,但为了那点尊严,只有假装生气,用手轻轻打着淑琴搓弄的手,嘴里说“你这小蹄子,越来越放肆,在哪里学的‘鬼手’,快把手拿开了”心里却喊着快,快点,使劲点。

淑琴看着姐姐掩不住受用的神态,似乎听得姐姐呻吟的声音,更加肆无忌惮的双手搓弄起来。姐姐不再挣扎,呻吟的声音更大了。

菊儿第一次被人爱抚,神奇与享用的感觉美妙极了,看着闺蜜卖力的伺候,也照样学样

双手伸入淑琴的红兜兜里,轻轻的...

月红见姐姐回来后好像就变了个人,月红知道原因是见到那个尧相公的缘故,但男女之事就这么快的改变一个人?,月红想不明白。不是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吗?怎么见了那个男人后,一会生气,一会笑,一会闹。这不前几天还拿鸡毛掸子到处抽打呢,真是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