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文库>社科文史库>史学名著

热销商品

  • 指定的栏目还没内容!

第十一章 回娘家

原野旷石著【呼啸生涯】-尧门春秋-回娘家

文章来源:新睿文学 作者:原野旷石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9日 点击数: 字号:

十一章  回娘家

 

英子嫁到宋家已经几个月了,在英子出嫁时,宋家接亲的队伍排着老长老长的队,从尧营北头一直到南头

队伍除了锣鼓、唢呐、还从省城里请来洋鼓洋号队,只听“咚,咚,咚咚咚,咚”,敲的震天价响,洋号吹起让人倍加欢欣鼓舞,只听那唢呐声,时而柔缠,时而呜咽,时而悠扬诉说的女儿对母亲的依依不舍和眷恋,后面是送礼的队伍足足里长。

这在丹淅江北岸是绝无仅有的排场,这也代表着尧营的荣光。但英子心里明白尧营人内心的痛楚。

  过门三天,英子给宋老爷说要回尧营,宋清波立马派人安排礼物和轿子和保卫的人员。

  几个月的宋家的日子里,宋清波对自己百依百顺,整个家族对自己毕恭毕敬称呼二奶

没有一点讥笑和看不起的情形,当然自己不能糟践自己,拿出大家闺秀的风度不让别

瞧不起。那种做小的意识逐渐淡化,新的生活让英子感觉到很惬意,也觉得自己算是幸福的。

回到家,见到三妈,就一头扑倒三妈怀里哭个不停。那种思念,挂念的心无时不在。从小没有离开过大人的孩子,猛然成了大人,那种已经回不去的惆怅是用言语无法形容的。

虽然自己尽量拿出当大人的架子,可那是多么虚伪,就和纸扎人儿一样的不敢见真章。明明自己是孩子,一下子就成了二奶奶还要装个人模人样。

只有在自己房间这个方寸私地儿,英子才回到孩子的洋范儿,得到相公的呵护,体会到一种从未有甜蜜

三妈就还和原来一样拍着英子的背,眼睛里含着泪,任凭一滴一滴的泪水从脸颊淌下也不去擦拭她。

英子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三妈怀里,赶快起来说:“三妈,把您压痛你了吧,”,三妈在英子的搀扶下起来说:“没有,你睡的很香,你去看看你三爹,再不去要发怪了,自从你走,他就动不动发脾气,一家人都不得安生

英子说:“我这就去”。

三爷自从英子出嫁,每每像丢了魂似的,可以说英子是三爷的命,英子在时,每当自己发脾气只要英子一出现,立马瘪气

英子就是三爷的克星、三爷的冤家,没有了英子,三爷几乎天天饮酒麻木自己,当英子见到三爹时,几乎变了个人,面色焦脆,木呆的坐在藤条编织的圈椅上。

英子一阵心痛,上前抱住三爹说:“爹,英子回家了,爹!”

三爹见英子,嘴里到说不出话来,眼泪如珠串流个不停。

英子伤心的“三爹,你不可以这样,女人迟早要嫁人的,三屋这一家都全靠你撑着,你有个闪失,这个家怎么办,女儿没有爹怎么活?”。

三爹这次终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话:“爹.....................己,没有了英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原来你在时不觉得,你走后,爹越活越觉得没有意思,心......

三爹说道这里,英子只觉得忍不住失声哭出来,说:”爹,你让女儿怎么办啊”。

当晚在大爷的安排下,大屋、二屋、三屋将近百十号人,安排在老屋祖祖院子里,英子被安排在祖祖跟前,和大爷、二爷、三爷在一个桌子上,欢迎英子回娘家,英子在祖祖身边坐下,实时给祖祖夹菜。

祖祖从英子出嫁后身体恢复了一些,能够坐起来活动了。英子回来祖祖高兴的一下子能够拄着拐棍站起来,可见祖祖对英子的爱的程度,英子就更是高兴的扶着祖祖,赶快坐下来。

在吃饭是英子对大爹说:“宋家对自己非常好,很尊重我,以后家族有什么难处,就捎信给我

大爹说,现在还没有什么难事,只是咱们四门同门的尧岭存,就是赞誉叔的儿子,他们怀疑他是革命党的事,听说保安团在协助查呢,这可不是小事,如果坐实了要杀头的必经是尧门人啊”。

英子说,这个我回去留个心问问

再就是你二哥海光续弦的事情,女的是余岗余门六支的余木匠的大闺女,八字都交换了,过几天就要相亲,如果合适就定下来

英子说“恭喜二哥啊,余家是大姓,也是知书达理之家。我看可以啊,不知人见过没有,二哥你见过没有啊”,

二爹接话说:“没有呢,只是听媒人讲,说是个过日子之人”二爹哪敢说自己的私自约会的事呢。

英子接着说:“二哥去相亲看好就赶紧把嫂子领回来,这么久了,我真希望有个二嫂帮帮二哥。

“谢谢英子,妹妹,怎么没有见你那相公呢?二爹说完,还在四周张望着,看英子的相公是否在其他桌上招呼客人。

就这一句话,把整个气氛都凝固了,人们张口结舌,瞪着眼光左顾右盼寻找祖祖,这个往天至高无上的人,看看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

又有人寻找英子,看看这个苦命的孩子被揭了疮疤的反应。

人们眼光也在寻找英子的爹,这个谁都惹不起的主。

人们正在愣神时,突然听的一句厉声大喝,“海光!你真是哪壶不开你提哪壶,边呆着去!”。二爹,看到这场景,听到大爷喝声,才知道自己闯了祸,低着头灰溜溜的赶紧走进自己屋里。

大家顺着声音寻去,原来是大爷,大爷被气的环眼爆筋,起身去宽慰差点气过气的祖祖。大爷一边给祖祖拍着胸口,一边说:“爹,你别给我那不懂事的儿子一般见识,他就是个不会说话,不懂风情的‘老鳖一’”。这时祖祖看着来宽慰自己的大爷,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说了一句“报应啊,海光这孩子说的没有错,这三天回门,姑爷是应该来的!哎....我们这是在造孽啊,可怜我那孙女英子,说完泪如雨下,忍不住就又咳嗽起来”。

本来英子内心的苦,深埋在心里,听到二哥的问,眼眶的泪哗哗的往下淌,强咬着嘴唇飞跑着到祖祖跟前,拍着祖祖弱不禁风的身躯,违心的劝祖祖“爷爷,没事,都知道的,相公来也不合适,不来也不合适,您老就想开点”。

三爹一反往日的‘三怪’性子,低着头喃喃的说“怎么办....怎么办....英子怎么办”看那无神的眼光,似乎在向人们求救。祖祖看到三爹这个样子,缓了口气,拖着大口喘气的嗓子老三、振作起来吧,有她三妈,还有海鹏、海明啊,还有你三屋头几十口人,这么没有出息啊”。说着说着就咳了起来,三爷一看祖祖生气的咳个不停,就不言语了。

饭后英子把从宋家带来的礼物一、一分发下去除了伙计人人有份。

英子知道大嫂才过门不久,专门卖了一袭红缎绣花旗袍,走到大嫂刘丽跟前,说:“大嫂,你结婚很促忙,我没有赶上喝你的喜酒,特意给你定做了一袭大红旗袍,你穿穿可合身?不合身我带回去给你改,还望嫂嫂笑纳”

大嫂是场面上人,听英子特别用心很是高兴,在这个场合对自己这么高看,特别感动,就说:“哟!妹子,到底是妹子,嫂子还没嫁过来就听你哥说,英子是尧家最漂亮,最聪明,最贤惠的美女胚子,是大家的心肝啊,果不其然,人如其名,嫂嫂在这里谢过妹子哈”

大妈的这一席赞美的话说的很得体。这也是大妈嫁过来头一次崭露头角。

这样夸人把英子夸的不好意思说:“大嫂,你见笑了,妹子哪有那么好啊,只是嫂子是第一次进家门,作为小姑子自然不敢怠慢,没有见过面,也不知道大嫂的喜爱,自作主张的给你定制,真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嫂子见笑了”。

大妈赶紧说:“喜欢,喜欢呢”。

寂静的夜,英子无法入睡,独自走到院子里,听得树上也有没有瞌睡的知了唧唧啾啾对鸣

稻田里有那么几个不干寂寞的青蛙,互不示弱,似乎在对白和争执:你妈黑...,我妈白...,那咱俩换....,不换人类不懂的哇语。

  英子仰望天空,只见星斗明亮,碧蓝碧蓝的天空,偶尔流星划过,看着带尾星光渐渐的消失,完成了它的使命,想起三爹的情况,人生何不是如此?想来不知如何是好,到底怎么办呢?。

  人类思维到了一定的深度,必定有两个方向,一度升华为灵感,一度受伤为颓废英子突然灵感来报道,三爹若有一个像英子一样招人喜欢的丫鬟来代替三爹对自己的依赖呢?,又一想,这种想法对吗?对吗?。朦胧中的英子渐渐昏沉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