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文库>社科文史库>史学名著

热销商品

  • 指定的栏目还没内容!

第八章 牵缘

呼啸生涯-尧门春秋-牵缘

文章来源:新睿文学 作者:原野旷石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0日 点击数: 字号:

  第八章 牵缘

 淑琴是家里的唯一女孩,家境好,上学无忧无虑,什么事都不上心,但对菊儿姐的事却上心的不得了,听说菊儿姐经媒人介绍的婆家是尧营的,心里替姐高兴,尧营是大户人家,作为女孩子谁都想嫁个好人家啊,看方圆百里,除了宋家就是尧家最有名望了。

淑琴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的好奇心在作祟,到处打听菊儿姐未来相公是个啥模样。

踏破铁鞋无觅处啊,一年一度的三月十八庙会的第一天,淑琴放学的路上,没有直接回家,顺路看看庙会的热闹。

淑琴和几个同学一起,一边走一边看哪些洋布啊,针头线脑,闺中用品啊,有喜欢的有不喜欢的,反正是很闹热,也很稀奇,同学们叽叽喳喳,走着看着。不一会走到闹市中。

当淑琴正在和同学说笑时,好像听到尧门四门招工的吆喝声,别的同学自然没有在意谁在吆喝,唯独淑琴听的仔细,听得用心。

淑琴的好奇心上来显示出她的果断与智慧,她立马和同学告别,声称自己有点事就顺着吆喝声寻去。

远处不远,有一个台子,一堆人在哪里做什么围在一起,在台子的右边树立的牌子上的《尧营四门》显现出淑琴的眼帘。

这是真的吗?想什么她就来什么。淑琴不顾女孩的矜持礼仪,几乎跑着上前,快到跟前时,淑琴突然放慢了脚步,淑琴想“我怎么也得装点斯文吧”,正在想着怎么打扮一下,去一下学生的稚气,有一点成熟女人样子。

四周看一看方位,一个熟悉的建筑物看到了,那不是雁阁楼吗?,雅格楼有个很要好表姐,是个管事的。淑琴经常去玩。

机灵一动,去找表姐帮忙,给自己打扮打扮。

表姐知道淑琴是个鬼头,听了这样的好事当然乐意帮忙了,表姐和淑琴身段差不多,就把舍不得穿的压箱底的衣物都拿出来,表姐是风月中人,自然晓得怎么把一个青女打扮成风韵和妩媚的美女。

不一会,帘子开处,只见三寸金莲凌波步、亭亭窈窕一仙子。

淑琴在表姐的搀扶下袅袅走下梯步,提裙附栏张扬,惊艳四座仰望。

表姐在淑琴的央求下只有陪着这个大小姐,二位靓丽女人的出现,使街市增加了靓丽和美气,人们簇拥着争相一瞻美人。

整个在场大人孩子,逛庙的人们几乎所有人都为这仙女的飘来,梦幻般的不知所以。不自觉的跟着前往二位美女走的方向,形成一股舞动的人流。

到了尧门四门台子前,本来台子周围很多人围观,见到势不可挡的美女流,自然让开一条道。

二爹在忙着面试招工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那仙女开口道:“你们可是尧家四门的人?”,要做工闪开了,前台一览无余。

这时,二位伙计拉了一下正在盘问应聘人的主子说:“二当家的,你看,找你的”。

二爹站起身,抬头见这两女子,一身大家小姐装束,却如仙子下凡,妙龄女子楚楚动人一双丹凤眼直勾勾盯着人,大龄女子莺莺妩媚虽无撩拨却使男人软苏甜咽如梦幻。

不知所以然的二爹打量两女子一眼后,也还没有乱了阵脚,强若镇静的回答到:“女子,你们找哪位?”。

淑琴和表姐首先行了个万福礼,淑琴虽然鬼灵精怪,没有想到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想要说的话忘了个精光,只有手还能听使唤,就用手指头戳戳表姐求救。

表姐毕竟是来仗胆的,也是经过阵仗的女子,很得体的说:“公子,你就是四门的二掌柜的?”二爹还礼道“鄙人正是,二位找我有何见教?”。

表姐开了场白,淑琴激动的心情稳定了下来,思路也逐渐恢复,就对二爹说“二掌柜的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二爹也是见过世面的,懂得意思,就请两位小姐到台子后面的休息座位坐下,然后问:“小姐您说”,淑琴一边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位公子一面说:“你真是二掌柜的?”,二爹不加思索的说“如假包换,怎么了?”。

  淑琴想,这男人真是个直杠子,一般人都要说,你找我何事?,二爹就不假思索的直通通的问,问的淑琴不知怎么应答,有点乱了方寸,口里支支吾吾的说:“不,不,”,然后静下神来,马上补充到“是,我家小姐要找尧相公”。二爹说“你是哪里的?你家小姐是?”

这时淑芬才知道太冒失了,底稿都没有打好,立马补充到:“你就叫尧海光吗?”,二爹说:“就是本人哪”,淑琴这才说:“我是余岗余家的,小姐是我的主子,名叫秋菊,你应该知道的”。二爹内心喜形与色马上说:“知道的,知道的”。

接着说:“小姐找我何事?”,淑琴这才卖关子说:“我那知道啊,今天一早,小姐就打发我到庙会四处打听相公有没有来庙会,我从早到现在就找啊找啊,这人山人海的,找的我那苦啊,我累啊,但不能停啊,完不成小姐的任务回去就要挨板子的。这不连饭都没吃呢?”

  二爹反应迟钝,一直听小姐要找,没有琢磨小姐说自己是丫鬟,但穿的小姐衣裳,这时小姐说没有吃饭,二爹马上对小姐说“那我们去吃饭吧”,表姐马上说:“尧公子,你跟我到雁阁楼找老我们板说余家的,她就给你定好位置,妹妹去请小姐”二爹一听,雀跃起来,马上说:“好,好,我这跟你就去准备”,说完安排伙计代替面试招工,跟着大龄美女到雁阁楼。

当淑琴接受了表姐的打扮就后悔了,其实一时的鬼才主意,她根本就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然机遇巧合,表姐跟着给长了胆,还真是庆幸自己,能有这样的天才,而老天又成全,自己的巧安排是那么完美,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和智慧。现在是赶快要找到闺蜜菊儿,她一边飞一样快步走着,一边祷告,菊儿你不要离开,就在哪里看戏,不要离开,离开了我就找不到你了,找不到你,今天我就惨了。

表姐今天也是张扬了一番,这一路的风光无限,想都没有想到,要感谢这鬼妮子,出的鬼点子。又心灵一动拉了生意。真是今天好运阵阵来。

  菊儿和平常一样看完两折戏,就回家吃饭,戏班人也要休息,吃饭。吃完饭到临时戏院继续看第三折。戏院离家很近,吃饭就得回家吃。也给家报平安,也给妈妈讲戏文,让妈妈分享。如此,每年的庙会看戏就成了规矩一样。

淑琴跑的满头是汗,一边用拂袖擦着汗一边说要菊儿去见一个人,菊儿对这莫名奇妙的说话,又看这闺蜜的形态以为出了什么事,又好气又好笑,就没好气的问,“什么事啊,没头没脑的见谁啊,耶,是不是你今天相亲啊,”菊儿看淑琴的打扮,猛然意识到了,笑嘻嘻的诡笑起来。

说着“闺蜜就是闺蜜,真够姐们,让我帮你相相公?”

淑琴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见着闺蜜,心里好庆幸,如果晚来一会,菊儿回家就耽误了时间了。

在稍微缓过气来,才对着菊儿刚才的话说“谁啊,是你相公!”,菊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什么,你穿着这身打扮是去帮我相相公?”。

淑琴这才知道事情搞混了,不说越发昏了,就把遇到尧海光的事一五一十的道给闺蜜听。

  菊儿一听火帽三丈,说:“谁让你多事啊,这两家没有递八字,我也没有答应要嫁给他家,我还没有对做填房,说服自己啊,作为女人不矜持要让人笑话的。我不去!”,

  淑琴没有想到自己一厢情愿的安排两人见面,倒让闺蜜这个态度对自己,实在前所未有的委屈,也是对自己如火红炭火的热心,浇了一盆冰水。想发火,一口气鳖着发不出来。

  一时局面冷凝了。

  菊儿很要强,淑琴的做法让自己觉得很贱,主动找男人,这不是贱是什么?菊儿做不出来,然而内心里的确想见见未来要嫁的人是什么样子,能让自己满意吗?

  可自己再没有文化也是有门有户的黄花闺女,这样不知廉耻的去私会男人,这种矛盾心理一直极速的纠缠。

再冷静的思考,闺蜜已猜透自己的内心,这种似乎没有天意和机缘巧合,就凭淑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天衣无缝的安排?

再看看闺蜜,让自己气的脸色铁青,木呆的站在哪里。

一阵心痛和自责涌上心头,急忙上前把闺蜜搂在怀里,口里说道:“对不起,好妹妹,姐心里七上八下的,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淑琴把菊儿姐推开,冷冷的说道:“是我多事,我吃饱撑的,挨日噘是自找的,我去把那人回绝了就是了。”说着就要走,被月红拉着说:“姐姐是口无遮拦,一时说错话,不要生气了”。

菊儿这时知道闺蜜妹妹那里已经把人约好,在等着,完全是为了自己,自己的一时冲动,刺伤了闺蜜,马上赔不是说:“好妹妹,我知道你完全是为了我,是姐的不对,姐伤到你,姐给你治伤,容姐想想。

淑琴知道菊儿的脾性,是自己鬼才在作怪,没有考虑菊儿姐的感受,不知自己是咋回事,导演出收不了场的戏,是自己的好奇心要见这个尧门二掌柜?也许吧。恨不得抽自己嘴巴。现在怎么办?。情不禁的哭了起来。